帖子 分类信息

当前位置:首页>白白羊羊

白白羊羊

浏览量:0次

炽烈的阳光炙烤地面,稀拉树阴投下斑驳光影,空气热的凝滞,闷得人透不过气。水泥路晃眼的白,吸收了翻滚的热浪又承受不住吐出来,与灼眼的阳光一同作弄在路上唯一的一个少年身上。陈晨穿着人字拖大裤衩啪嗒啪嗒跑过老槐街,以手搭阴眯眼看了一眼街口,见没车便跑过马路,光是停留的那一会儿马路就快把他的塑料拖鞋烤化了――这鬼天气。“来一杯黑糖珍珠奶茶,中杯五分糖,去冰去珍珠。”“好……”老板懒洋洋地起身打小票,揉揉眼才反应过来,“去珍珠你买什么珍珠奶茶?”陈晨倚着柜台等奶茶,百无聊赖地看向门外,盛夏正午,这聚集居住着不管是基因等级还是社会地位都泯然如尘埃的BETA的比贫民窟好不到哪里去的小街安静的像是死了一般,连狗都不稀的叫。倏地,陈晨站直了身子,手指扣紧了大理石柜台的边沿――狭窄的老槐街上,一辆与周围破败光景格格不如的黑色宾利飞快划过,带来一阵昂贵而高傲的风,半死不活的树影摇头晃脑地甩动一番又归于平静。“又来了!”陈晨恨声骂道。接过奶茶,陈晨推开门跑进了热浪翻滚的空气中,一路朝后街跑,果不其然在张家门口瞧见了那两件扎眼的宾利车,不用说楼上该是如何鸡飞狗跳。他气的朝车上踹了一脚,又从地上捡了一块小石头,不要命地在那辆他卖肾都赔不起的车壳子上划了长长的一道子。他本意是划上一圈,结果刚划到尾灯就被一把揪住耳朵拖着扯到了楼后头,一个尖锐的女声叫骂道:“混蛋玩意儿!那是你碰的起的东西吗!你要害死我!死孩子天天惹这种祸,我给你讲的都讲给死人了!滚,快给我滚回家去!”他踉跄着被往另一栋楼里拖,嘴里不依不饶地喊:“那些混蛋ALPHA又来欺负阿和!”“关你屁事啊!谁叫他是OMEGA,OMEGA活该给ALPHA生孩子,跑到我们小破地方祸害谁!”“你闭嘴!”陈妈妈突然间大吼一声转过身来,“你爸爸工作调度出来了,我们明天就搬家。你,离那个OMEGA远点!”陈晨手里还拎着没有珍珠的珍珠奶茶,呆立在堆满破纸箱的,终日不见阳光的楼道里,一瞬间不知道该作何反应。张家的一对BETA夫妇莫名被失业早就不是什么秘密,如今,轮到他家了吗?他站在张家门口的时候,奶茶早就被捂热了。张英杰给他开门,憨厚老实的BETA男人脸上满是愁容与疲倦,潦草应付他两句便迎进门来,家里果不其然东倒西歪一片狼藉,张湘在收拾房间,完好的归位,摔碎的修好,这个小小的客厅不知道被修修补补了多少次,再好的再精致的也该体无完肤,人心又何尝不是。陈晨轻车熟路上了阁楼,眼睛还没适应漆黑一片,脚腕就被热乎乎的东西碰了碰,是奚和养的狗。于是他小声叫:“奚和,奚和。”听见熟悉的声音,奚和剧烈的抖了一下,他躲了太久,惊恐了太久,紧绷的神经几乎崩溃。陈晨把奶茶插上吸管递给他:“别怕,他们走了。喝奶茶。”奚和双手十分珍惜地捧着那一杯捂得热乎乎的奶茶,吸了一口,突然哽咽起来:“还会回来的。”陈晨低头,看着即使阴森肮脏的阁楼也无法掩盖光芒的男孩,他才十七岁,瘦小的像个猫崽,甚至还没有发育完全,更没有完全散发出OMEGA独有的甜美到醉人的气息,却已经有了让人无法忽略的吸引力。奚和曾经显盛的家世留给他的是世人羡慕不来的最顶级的OMEGA信息素,但是如今破落的生活直接把拥有这样信息素的他推入了万丈深渊,闻风而来的ALPHA如图苍蝇一样惹人厌弃,对一个年仅十几岁的男孩满眼都是贪婪欲念,光是想想就头皮发麻,更可怕的是――那是ALPHA啊,是社会顶尖的,不过一句话就能夺走一家人赖以生存的工作,让人毫无反抗之力的ALPHA。陈晨沉默了,他蹲下身,擦擦奚和的眼泪。过了好久,陈晨把睡着的奚和抱下阁楼,安顿在床上,奶茶还剩半杯,他放在了床头柜上。“奚和,我……走啦……”奚和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夕阳光斜射进屋子,死气沉沉的金黄色,却不减闷热,屋子里没有开空调,他睡的很热,轻轻扒开领口,露出纤细的锁骨,在阳光的照射下好似盛着一碗蜜。家里开不起空调。好心收养他的养父母已经因为频繁找上门来的ALPHA搞丢了工作,没有余钱了。奚和这样想着,不禁打了个哆嗦,这样寄人篱下还带来无穷麻烦的小孩,他们能忍多么久呢,当年奚和家里给这对夫妇的恩惠,最多能经受多少消磨?奚和发着呆,手忽然被湿湿热热的东西舔了一下,是他的小狗,也趴在床上,尾巴甩过来甩过去,伸着柔软的长舌头呼哧呼哧的喘气,间或舔一圈自己的嘴巴,呆呆憨憨的。这条不知道血统的小串串是张家原本就养着的。奚和十四岁的时候家里出了事,一对拥有着珍贵高级基因的OMEGA兄弟在这个僧多粥少的社会中几乎成了被所有人觊觎垂涎的稀世之宝,那些上流社会的ALPHA如同盘旋在将死之人身边的秃鹫,就只等着奚家倒下的这一天,一哄而上,吃相难看的要命。BETA生育率低而且各方面能力都马马虎虎,ALPHA才是这个社会与生俱来的顶层领导者,而OMEGA,就只不过是生育的工具而已,血统越纯正,基因越高贵,生育的概率与质量也就越高――人们向来如此评判一个OMEGA,而他/她本身的品性却可以被完全忽略。所以当奚家这样的世族倒下的时候,一对双胞胎就如同没了巢穴遮蔽的幼鸟。至于奚家是如何墙倒众人推的,还会有谁去在意呢?到最后,还是家里的BETA佣人张英杰,东躲西藏地把他偷了出来,带回自己家里。奚和给那些饿狼一样的成年ALPHA吓得像只惊弓之鸟,比起人来显然动物更让他觉得安全,就一直和这只狗狗在一起。狗已经八九岁了,脾气很好,但不太聪明,也听不懂自己的名字――尤其是阿黄这样的烂大街的狗名。奚和也从来不叫它。事实上,他谁也不叫,话都少得可怜。他摸摸狗的头,起身来,贴着墙根慢慢溜出去,客厅里张英杰与张湘相对而坐,气氛沉闷的可怕,他尽可能把本就很瘦小的身体瑟缩的更小更不起眼,跑进厨房才松了一口气,然后踮着脚双手费力地举起灶台上沉重的铁锅接上水放回去,用一边的火柴引着火烧水,蹭蹭鼻尖,蹲下去择菜。如果我多做一些事情,更有用一点,更乖一点,说不定就不会被特别的嫌弃了。奚和认真地挑着有些糟烂的韭菜。洮江是昌安市地标性的一条大江,将整个城市一分为二――地理位置上的一分为二,也是经济上、阶层上,乃至受教育程度上,各种意义,云泥之别。从昌安赶着时代东风扶摇而上,这两边的差距一天大过一天,隔着的这一条江水仿佛上帝划下的天堑鸿沟,一边是手心里娇养的小儿子,一边是流落在外的私生子,心都不知道偏成什么样子,站在洮江大桥上有一种时空错乱的感觉,东区落后了西区怎么也得有五十年。这些年来,从这条江上彻底走过去的人不多,奚和算一个,从西区到东区,裴若木也算一个,从东区到西区。车马繁华的市中心,写字楼一栋挨着一栋不甘示弱地拔地而起直冲云天,每一座大厦里面都遍布匆匆脚步,与充满着紧迫感的空气组成和谐的、逼着人高速运转的和谐氛围。“庞大的商业帝国的王,静静站立在大厦顶层落地玻璃窗之前,俯瞰脚底芸芸众生。他肩背挺直,身材修长而优美,玻璃倒映出坚毅挺拓的面部线条,俊美如图雕塑,眼眸深邃如海。”特助薛冬等在一边的时候灵光一闪,脑子里哒哒哒敲下一行字,打算作为新坑《霸道总裁狠狠爱》的开头,多么深沉,多么迷醉,多么……苏啊……您真是我的缪斯女神,薛冬沉浸在小说的粉色泡泡里不能自己,被骤然转身的总裁先生吓了一跳。好像刚才那个以自家老板为原型YY出数篇玛丽苏无脑恋爱文的三流言情写手不是他一样。这个嚣张跋扈的富二代能在他门外老老实实等这么久,到还是有点出乎意料,裴若木回到座位前坐下,“叫他进来吧。”薛冬出去后片刻,门就被一把推开,裴若木抬眼冷冷盯住一手握住门把手探进半个身子的人,生生把他憋的退了回去,关上门敲敲。十足不服气,明明就比自己大了四岁!凭什么就坐地长了一辈!凭什么就跟他爹平起平坐!凭什么跟训儿子似的训自己!裴若木这才放他进来,没等他开口就出声:“我准你留下奚冉。”傅凌云小少爷当即像是一只戳破了气的河豚,怒意还没散干净就染上欣喜,眼睛都亮起来:“真的!”当年傅凌云十八岁成年礼,傅家老爹出手阔绰,直接送给他一只OMEGA――年仅十四岁的奚冉,叫他带回去养起来,傅凌云喜欢的不得了。这种事大家族里多了去,并没有人在意,过了三年却忽然冒出来一个裴若木,非得要把奚冉带走,傅家和裴若木的公司一个生产一个运营,称得上唇齿相依,并不是可以为一个OMEGA撕破脸的。傅凌云他爸不管,他就只好自己来求。“约法三章,”裴若木推出一张纸,“一,奚冉成年之前,一根手指都不准碰他。包括但不限于标记与临时标记,牵手,接吻,拥抱。”裴若木点头:“最好。否则我挖掉你的腺体。”傅凌云:“……他一直想杀了我。”“三,我定期会去你家里探望,你最好别让我听见他告状。我无条件信任并且偏袒奚冉。”傅凌云不可思议:“裴哥,我觉得你的教育观有问题。”他被外面说是小时候溺爱长歪了的富二代,却也听不下去对小朋友这样的纵容态度,这么个惯法,那孩子得成什么样子啊?裴若木气定神闲把一支黑色签字笔往桌上一拍,意思很简单――要么签,要么把乖乖把奚冉放回来。傅凌云有点恼:“你干嘛盯着我不放,家里养童养媳小OMEGA的又不是只有我一个。”裴若木看他一眼:“我针对的不是你。”傅凌云悚然:“你不会是喜欢我们家奚冉吧?”为了让奚冉的靠台在傅凌云眼里更硬上一点,还是解释了一句:“奚先生对我有恩。”傅凌云虽然年纪仅仅比裴若木小了四岁,全是全然不同的两种人,是完全可以在圈子里别人家父母教育孩子的时候拿出来的两个典型,一个正面―你要好好学习听老师的话以后像裴叔叔一样有出息,一个反面―你要是不好好学习以后就得像凌云哥哥一样都成年了还得按月跟家里要零花钱!毕竟他在家族祖荫庇护下还混的四六不着,而裴若木,是“白手起家”。裴若木十分的不耐烦,要不是看在这混蛋玩意儿对奚冉有一股子倔劲儿的份上,他真不愿意把那孩子搁他们家养着,上梁不正下梁歪,好好的小少爷别给带成个混混!“哦什么哦!你爸爸不是让你把这一季度的业绩表顺便带回去,你还在这里浪荡?”“我刚问了薛冬了,他们还没核对完呢。”“还在核对,你不该去盯着?”傅凌云无辜:“我盯什么呀,我又看不懂。”傅凌云理直气壮:“我不会的东西多了,不差这一个!”裴若木头疼得很,本来想着傅志诚对他多有帮扶,该替他说教几句,却又觉得实在是看见这人就糟心糟的说不出话来,正想着该怎么稍微礼貌一点地让他滚出去,就听见薛冬略显急促的脚步声。裴若木心里头突然跳的有点快,不知道是为了什么,他站了起来,然后放弃了自己试图做出来的那一点努力,直接一指门外:“出去。”傅凌云撇撇嘴往外走,差点和进门的薛冬一头撞上,薛冬快速给他安排了去处:“傅先生,业绩表核对好了,您过目下?”“我过目?不过,好着呢。裴哥我走了啊。”仔细关上门,薛冬才说道:“老板,另一个孩子,那个叫奚和的孩子找到了!”裴若木的心揪的紧:“怎么样,他在哪?”薛冬将手里的资料递过去:“三年前奚和被奚家的佣工张英杰带走了,一直藏在城东区老槐街那边,知道的人不多,是有人瞧见谢敬的车老往那边跑,顺藤摸瓜找出来的。”裴若木遇见奚和父亲的前十六年,就是在城东区度过的,那里有数不清的这样的老街区,破旧、颓败,成片的小广告与斑驳的墙皮相映成辉,流浪狗与垃圾堆终日为伍。他还记得当年被带到奚家做客时,一对儿双胞胎小少爷,白白净净像两个精细的瓷娃娃,又乖巧又高贵。“万幸,知道这事的就几条小虾米,折腾不起什么浪,也不敢跟别的人说,要不然,凭张英杰怎么拦得住。”裴若木抿抿唇:“备车,现在就去接他。”薛冬看了眼表,下午三点,下面的安排可以推掉。他转身出去通知司机了。裴若木长舒一口气,三年了,还好他成长的速度足够快,能赶得及在这两个孩子长大成人、待宰羔羊一般暴露在ALPHA面前之前给予一份庇护,算是感念了当年奚先生对他的知遇与提携。下午四点,暑热未消,闷热的气浪被尖锐的哭喊声撕裂开,蝉声都被震慑的停了一停。狭窄的小街上一辆写着“喜运搬家”的卡车喷出一溜尾气,轮胎卷着飞扬的尘土,左冲右突地在水泥道上挣扎,司机是个谢顶的中年男人,分神往后看了一眼:“那小孩还追呢?你们不管啊?”陈父用力按住吱哇乱叫的儿子,闷声道:“怎么管?你走就是了。”陈晨被父亲钳制着坐在座位上,从后视镜里正好能看见奚和和小黄狗,日头明晃晃的挂着,小路上全是土,奚和追在卡车后面边哭边跑,仗着卡车绕过几户翻修房子时堆在路边路障一般的沙子水泥堆时的功夫,将将跟得不远,但是前面的路就好走了,司机开始加速,奚和追不上了。他跑得脸通红,腿软,跌跌撞撞险些一头扑在路上,却还是搬着两条细瘦的腿往前奔跑,一边跑一边哭的撕心裂肺,气都喘不过来,胸口一阵阵发闷,却死活不肯停下来。阿黄不清楚怎么回事,也跟着跑,叫,声音隔着车窗也能依稀听得见,叫人心烦意乱,陈晨被捂着嘴,憋得眼眶都是红的,眼泪一颗一颗从眼角滚落下来,将那个越变越小的身影弄得模糊了。陈父也有些可怜那个孩子,叹气对儿子说:“阿晨,你自己想想清楚,那些个ALPHA是咱们招惹得起的人吗?你和奚和整天搅在一起,害的是谁?我现在工作都没有了!”陈晨眸子暗了暗,响亮的抽噎了一声,泪水把陈父按在他脸上的手都弄湿了,陈父心里软了软,手上的力道也放松了,张开嘴还想再说,突然间他瞳孔剧烈收缩,整个人发了疯一般拼命往前一冲挣脱了父亲的束缚,不要命地打开正在行驶的车门就要跳下去,嘶声喊着:“奚和……”车上的人都吓慌了,陈母尖叫起来,司机一脚刹车,刺耳的轮胎声响起,由于巨大的惯性陈晨被整个掼在了敞开的车门上,闷哼一声爬起来就往后跑。“这孩子疯了!”司机吓得够呛,心有余悸的往后看――一辆银灰色轿车半个车身露出小路街口,刚追车的那小孩已经蜷缩着倒在了地上玛莎拉蒂GRANTURISMO的司机也吓得不轻,他这辈子都没钻过这种羊肠小路,聚精会神地绕开一个快支到路中间的早点摊,进入视角被建筑遮挡又没有广角镜的路口之前还特意鸣笛示意,哪想到一个小孩根本不听喇叭声,直直往前跑,还好车速慢停的及时,即便如此,那孩子还是被轻轻挂带了一把,踉跄着摔倒了。奚和跑得头昏眼花,浑身大汗淋漓,身体早就透支,来阵风都能吹倒他,又一门心思往前跑不听喇叭声,被撞摔了实在怪不得人家,但是他可怜兮兮缩在一边,额前的头发汗湿,脸上全是泪水,膝盖上还蹭破了一大片皮往外渗着血丝,别人见了都不忍心再骂他了。裴若木坐在后面想事情,被这一下惊醒,问司机是怎么回事,司机一边说着一边推开车门下去处理,就在这时候,陈晨的喊声传进了车厢。仲夏傍晚的天气是带着懒洋洋的闷热,水泥路还带着余温,奚和被摔得很疼,抱着膝盖坐在地上,满脑子只有陈晨要走了这一件天崩地裂的大事,一想起来就要哭。然后,他的视野里落下一双干净的皮鞋,缝线均匀,皮面泛着柔光,连鞋尖底下都没有沾染上一丝尘土,干净到与这尘土飞扬的小街格格不入。他暂时忘了腿上的伤口和陈晨的事情,抬起头顺着挺括的西装裤、洁白的商务衬衫一路看上去――最后对上那人的眼睛,黑,深,有不知名的情绪在其中流转,搅起满池碎星。裴若木高等级的基因帮助他在混杂的空气中捕捉到了奚和幼年期细不可闻的信息素,因为汗水和血液才将将露出一丝端倪,十分甜软。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又缓缓吐出,然后微笑着向他伸出一只手――好孩子,我接你回家。
五福居
最近浏览过的版块:
五福居
最近浏览过的版块:

Hi,我是白白羊羊!快注册365来关注我吧,随时分享我的最新动态!

已有帐号,直接登录>>

白白羊羊

主帖(2个)
有照片的帖子 已售出,谢谢365 (293 / 5回) 白白羊羊
2013-02-21
smithmo
4年前
有照片的帖子 温馨的下午烘焙时光 (4628 / 12回) 白白羊羊
2012-12-28
qinger
4年前
他的关注(2)更多>>

  • 捷安特骑...

  • 寒风无敌

他的粉丝(0)更多>>

白白羊羊的个人主页被浏览了 2186
无戏的花旦 penghaidai 捷安特骑行吧

确认要删除这条推文吗?